Gif图片番号出处《桃谷绘里香/ABP-145.mp4》

混乱的晚上。那套小公寓现在是什么样子呢。往事一幕幕浮现,`桃谷绘里香感`慨着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现在想来不胜唏嘘,面对他,也不是她不想认真和他谈,只是很多事情说出来也无补于事,也不能说,再说事情已经发生,说了他又能做什么。想着想着,桃谷绘里香也就出了神,全然不觉附近有双男人的眼睛注视着她。   “就是她么?”男人自说自话,眼神无比精准,透露出他的干练和气度不凡。   侍应送来的鸡尾酒打断了桃谷绘里香的思考,香香随手拿起一杯,这时侍应突然压低声音递上一张磁卡:“这是酒店的钥匙,李总说让你一小时后到这钥匙的房间等他,他随后就到。”`桃谷绘里香`轻嗤了一下:还真是心急的老男人。想着便把酒一口喝掉,为等下的恶心戏码暖身。此刻她的一举一动全数落入男人的眼中。桃谷绘里香走出酒店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时,那个男人随即尾随过去。   室外一阵新鲜空气扑来,桃谷绘里香想到一会要做的事情,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她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自己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女,现在才哭不是特别矫情么,但是转念一想,觉得也没谁逼她要这样上位,她又何苦要这样作贱自己。一下子脑内凌乱,要不是遇到他,就不用勾起她这么多想法,妈的他,我是不是前世欠了你什么呀!桃谷绘里香满肚子愤懑,也不顾什么女人娇俏,用力踢了酒店的垃圾桶一下,高跟鞋的尖头把垃圾桶踢凹了一个洞。   这时身后响起了一把响亮而有力的男性声音“是谁把美丽大方的桃谷绘里香小姐弄得这么生气呢?”桃谷绘里香一个吃惊,没想到自己一下失态居然被捉包了,在电视台做事的自己也算是十分一个公众人物,这种事情对自己的负面影响总是有的。看清来者何人,桃谷绘里香便被眼前这个英挺的男子吸引,如此相貌气质的男人足以可以上镜做明星,穿着打扮虽不说贵气逼人但也是可圈可点,虽说她也在电视上播报过几条采访,总不至于叫这种男人对她念念不忘,便一脸狐疑他为什么会认识自己。   不等桃谷绘里香的开口,男人就主动介绍自己:“你好,我叫安倍,是友台新晋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冒昧打扰了,我早想结识桃谷绘里香小姐,今晚实在不想错过机会。”   “想认识我?未免有点抬举我了。”`桃谷绘里香`仪态万千地回答。新晋主持人?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社会阅历不长但却出奇丰富,此等气质的公子应该不会单纯是个新人。   “香香小姐,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在传媒工作方面以后我这个新人想多多向你请教。”   “你过奖了,我很乐意,只怕不能为你做什么。”我看你玩什么把戏,桃谷绘里香心想。   “小桃,我到处找你。”他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一直找寻桃谷绘里香身影的的他远远察觉这二人气氛有点异常,便马上过来一看究竟。   岂料桃谷绘里香见到他活像见鬼一样,怕得缩到安倍的身后:“叔叔,我不想嫁那个胖子,你不要逼我。”桃谷绘里香知道等下她还有要事要干,这次再和他纠缠下去必定会坏掉大事,他亦绝不会送她进虎口,唯有略施小计,上演幕叔叔逼婚惨剧。   他眉头一皱,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在使诈,严肃一喊“小桃你别再耍什么花样,跟我走。”   桃谷绘里香捉着安倍的手臂,模样委屈的象待宰的小羔羊,用哭腔对安倍说“我好怕,我不想嫁,请救救我,带我走可以么?”   安倍手臂一横护着小女人,对他用礼貌却带命令性语调说:“不好意思,我想带这位小姐离开,失陪了。”于是变捉着桃谷绘里香的手上了自己的车里,没等桃谷绘里香反应过来便扬长而去。   他心情一下阴沉起来,他隐隐觉得安倍的模样似曾相识,却又说不出他是谁。   桃谷绘里香在车里的倒后镜看到他的臭脸忍不住哈哈大笑,想不到这个自己最初再三追求的男人此刻被自己抛下,可谓是上天对她开的玩笑,笑着笑着成了苦笑,桃谷绘里香便静默下来,车里一片沉寂,安倍只是一脸温柔地微笑着在旁不作声。   “你不问我什么?”   “你想说便说,我从不为难别人,揭别人疮疤也不是我安倍所为。”   桃谷绘里香突然觉得身旁的男人或许是好人,自己也许是多心。想起自己还有和那个胖老总的约会,便请安倍驱车回酒店。   “实在抱歉,我刚从美国回来,东京都的路不是十分熟悉,你让我慢慢寻一下路可以么?”桃谷绘里香听到后几乎昏倒,环顾四处,所处地方就是她这个土生土张的也不认得,没法子,谁叫她自己是个方向白痴。就这样一路问人又错兜了几段路,几个小时就这样一溜而过,凌晨3点多,估计那个胖子肯定回家气得蒙头大睡,折腾了一晚,所有计划泡汤,但也没有对隔壁这个男人生气的理由,桃谷绘里香唯有提出让安倍送她回家。奇怪的是这时安倍好像又认得路一样,不用半小时就把她完璧归赵,真让桃谷绘里香怀疑他之前是在做戏,但看着他满面温柔,又没有质问的勇气。   下车后礼貌性地点头道别,安倍饶有味道地说:“香香小姐,希望以后能多多来往。”   “有机会。”`桃谷绘里香`现下仿若被抽干力气,皮笑肉不笑地机械回答,心想自己遇到这男人好像不会有什么好事,尽管他有型有格,但以后还是不见的好,男人亏吃太多,女人不能不学着聪明或者回避不行。   临走之前,安倍抛下整晚最冷的一句:“看不出香香小姐其实也挺豪放的,但是穿这种紧身礼服还是用一下乳贴比较好,今晚我实在冒昧了。”   桃谷绘里香低头一看自己的胸部,乳贴不知什么时候被拿掉了,乳头在凉风中傲然挺立。想起跟他的缠绵,该死的色狼居然拿掉她的乳贴,自己沉迷情欲懵然不知,这下可糗大了,越想越气,今晚她桃谷绘里香真倒狗屎霉运!她再度肯定了刚刚的想法,安倍,以后不见!   回到家里,桃谷绘里香累得快要趴下,看看手机才发现有十几通未接来电,全都是程恒波的,出于好意应该回复一下,但是自己又太累,何况他们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也没必要做多余的动作,省得人误会。昏昏沉沉地桃谷绘里香就睡过去了。梦中回到了大学的某时期。   一堆女人围着她一个,那个她极度憎恨的女人正趾高气昂骂着“婊子,你以为你是谁,是枫林自己找上我的……”一会又是医院,还有手术室,还有那堆血水……   从噩梦中惊醒才发觉已经到上班钟点,这样的噩梦她已经习惯,桃谷绘里香也没拖拉,马上起身洗濑,穿起一身职业套装,涂上淡淡的口红,对着镜子练习几个微笑。镜中的她五官还是如此标致,遗传了她妈妈的有点,没做什么保养皮肤却依然娇嫩。上班时候她不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一来领导不喜欢,二来也顺便可以告诉其他人她桃谷绘里香不是那种街上随手可抓的人工美女。匆匆出门到达电视台,逢人报以职业微笑是她的伎俩,单位的同事对她的印象还不错,虽没深交的但亦没存有害她之心的人。到了导播室,那群小孩还没到齐,节目不能开始录制,满室喧哗声令桃谷绘里香有点烦躁,她走到楼梯安全通道想偷偷抽口烟。   突然一个男人捉着她手臂把她拉到了一堆杂物后,对着香香的嘴唇就是一堵,然后迷糊一句“小桃,我好想你……”,桃谷绘里香半闭眼睛承受男人的热吻,得到女人的响应,他马上捏上了那对让他梦萦魂牵的胸脯。   桃谷绘里香半眯地看着金二郎 “怎么你一见面就想这个”。   “小桃,别说废话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现在只想撕烂你的丝袜,进入你身体,狠狠地抽插你,捣弄你……”男人搂紧她,大腿插入她双膝将它分开,套装群被卷至腰间,并以自己火硬的下身摩擦着她的私处。   感受到对方如铁石般的欲望,`桃谷绘里香`一阵推拒,“是想念我的身体吧?金二郎我等会有节目,别……”   “就一下,我尽快完事。”金二郎邪笑着,搂紧她,“你不想我吗?你下身可是热烈地响应着我哦。”   得悉男人的打算,`桃谷绘里香`冷冷喝到:“男人,节制一点!”说着若无其事地把湿得不行的内裤丝袜套上,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后,便步入演播室。桃谷绘里香挂上招牌笑容,开始录制那个天真无比的儿童节目去。   男人看着她的身影,吹了一声口哨。这个女人居然可以跳脱这么自如,一会象天使一会做魔鬼,以前天真单纯的她倒没如此吸引,现在却迷得他无法生厌。   桃谷绘里香受过教训,知道有时候女人想要绑住男人的心,不耍点手段是不行的,三从四德的旧八股在这个社会早已荡然无存。